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曲水流觞博客

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远情[原创]  

2007-10-23 21:58:54|  分类: 放浪形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在下一直都很喜欢听电视连续剧《乔家大院》的主题曲《远情》。这首歌的曲调婉转而悠扬、含情脉脉而又激情澎湃;歌词朴实真切,值得玩味;而《乔家大院》的剧情着实很吸引当今中国大众的眼球,加之在下对谭晶、陈建斌等人非常喜欢,故而最近,在实验室和骑车的路上常常哼哼这首歌。在此,把些许哼哼过程中的想法记录下来,以备日后个人检索引用。

(字体加粗部分为歌词)

尘缘苦短,——传说中的庄子曾以“科学严谨”的态度仔细探讨了“长”和“短”、“大”和“小”的问题。其中,关于时间和寿命的长短又有一些非常精彩的论述,大抵讲标准不同,长短大小皆无定论,虽然有点诡辩的味道,不过细想来倒也有七分的道理。人生七十古来稀,孔子在春秋时代可谓是个大寿星了,而到了今天,中国人的平均寿命竟达到了七十岁左右,而日本等国则更高;人类寿命的官方统计数字最长者达到了一百二十多岁,而沧海桑田之间,哪一个不在百万年以上,孰长孰幼?
叹人间路长,
不能够容我细思量;
——有这种感觉,小的时候,尤其是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我一直在考虑一个“严肃的问题”——小学居然要上六年,这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?等小学毕业了,咱不得“老”的不行了?谁知“瞬间”,是经过一种程序式的日常生活的瞬间,“弹指一挥间”(感兴趣,现在就可以做一下这个动作),我已经二十五了,呵呵,我的外甥居然快两岁了,不知道大旺旺同志到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会有我的疑问吗?
繁华瞬间,
如梦幻一场,
——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;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。
世上人有几番空忙。——这个有点苦涩的味道,不知道这个苦涩是经历了“正叹他人命不长,哪知自己归来丧”后发出的,还是怀着“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”的心态说出的,恐怕只有“天知、地知、你知、我知、鬼神知”了。顺便问一句,“你相信鬼的存在吗?”刚刚看了Polar Express(《极地快车》),片中也有人这样问过,不过这倒是一句善意的发问,我倒觉得这是在问你“你相信神的存在吗?”真的很喜欢最近欧美文学中关于夜晚湛蓝而“黝黑”的色泽描写,是一种诡异吗?还是“空灵”?还记得《世说新语》中那个给鬼论证“鬼不存在”的秀才,还记去年冬天听着安魂曲和安眠曲看《哈里波特》的时光……“子不语怪力乱神”,不过当我看鬼神的时候,我倒觉得内心出奇的安静。也许这是一个没有鬼、圣、神的时代,一个《子不语》的时代。
春去秋来,
叹世事沧桑,
算人生成败相当;
登临远望,
看山水迷茫,
情通天下一路奔放。
几番起落,
雨暴风狂,
转眼间鬓已成霜;
留住所爱,
留住所想,
留住一梦相伴日月长。
——最后这几句,自己体会一下吧。“没啥说的了?”“是啊,没啥说的了。”“我是说台词——没啥说的了。”“是啊,台词是没啥说的了。”“你这人怎么这么笨?我是说把‘没啥说的说出来’。”“没啥说的你让我说什么?”“……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8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